(2007.3.2) 拖到後院埋了...

說句老實話,我這人品性忠良,嚴格說起來也沒什麼大的壞習慣,如果真的要雞蛋堿D骨頭的話,那就是有時候生氣....一不小心會把人剁翻,直接拖到後院埋了...

時為西曆2007年2月28日,我羅屈,如同往日,半夜三點正當酒酣飯飽很久....睡得正甜之際,突然電話鈴聲大作~~

-_-*

「格老子的,我半年前老早放過話,誰半夜膽敢打電話來吵醒我,隔天一定放火燒他全家、斷他手腳?!是哪個這麼大膽?!」

我想一想,應該是廠內剛來的品管主管,算了,新來的不懂事...不跟他計較,繼續睡我的覺。

但這可真是初生之老犢不畏小虎,他看我座機不接,連打了幾通,就開始拚老命打我手機.......

你打座機我不接,打我手機我就接,那我算什麼?

於是繼續睡我的覺~~ 我看他一夜接著打到天光8:30,至少有10來通

真是搞不清楚狀況的死傢伙,新來的就以為自己是老大,也許在大陸拿這一套對廠內還算行得通,沒想到搬到外面你也想來這套,有沒有搞錯呀?印象塈琲漸D管從來也沒命令我做這做那的,更何況我很清楚我的本份全盡了,而且還買一送一,多做了很多不是歸我做的事,現在是想要怎麼樣?

再說,目前事情一切在掌控之中,該傳達給廠內的也很明確的傳達了,有問題的話,我還沒睡覺前的一整晚你不打來問?偏偏要挑半夜?你個人怕死是可以,但是煩我是絕對不可以的,請牢記在心...

雖然半通電話都沒接,也按照原訂計劃順利地把事情解決了,但是一個上午就是不爽快,於是下午到這邊連鎖超市HEB補些食物,順便弄點啤酒、切斤牛肉回來下酒消氣~~

在這美國買酒,有時規矩一堆,比方星期六晚上到星期日中午不賣酒,平時的半夜也不賣酒~ 也就是在以上的時段你拿了酒,結帳時是會被扣住的..... 這次我選個下午的時間,應該OK吧?果然不出我所料,結帳時,那大媽又開始給我囉嗦... 她說要看我的身份證或駕照,我早知道你們會來這一套,所以馬上把駕照拿出來,立即翻到年齡和照片那一頁給她看,她看了許久,說這種國際駕照她沒看過,要去請示她主管....... -_-*

嗯,我先耐住點性子,以前一樣來買酒,我什麼證件都沒帶還不都買了?

她到旁邊問了另一個女同事,她也說她沒看過,所以不行賣! 太后?!我只買了六瓶小小罐的Bud Light,看起來也不過跟小瓶養樂多差不多,在你們還沒看明白國際駕照是怎麼一回事時,我已經一口咕嚕咕嚕地把它們全都喝完?現在你們卻要來惹老子發作?

我就跟她同事說,我已經33歲了,是可以喝酒的~~

她說:「不行」

這羅區聽了,心頭那把無明業火高三千丈,衝破了青天。右手持刀,左手叉開五指,搶入收銀台,只見這超市燈光明亮,四週甚是明朗。面前啤酒,皆來不及收,那大媽坐在椅上,見是羅區直撲而來,吃了一驚,把這心肝五臟都提在九霄雲外。說時遲,那時快,大媽神急要掙扎時,羅區早落一刀,劈臉剁著,和那交椅都砍翻了。羅區便轉身回過刀來,那同事方才伸得腳動,被羅屈當時一刀,齊耳根連脖子砍著, 撲地倒在樓板上。兩個都在掙命。這HEB經理終是個主管出身,雖然是路過,還知道得跑。見剁翻了兩個,料道走不了,便提起一把鐵椅丟來。羅屈早接個住,就勢只一推 。休說這經理丟鐵椅,就算丟兩百個榔頭過來,也近不得羅區神力,撲地望後便倒了。羅屈趕前去,一刀先剁下頭來。大媽有力,掙得起來。羅區左腳早起,翻觔斗踢一腳,按住也割了頭。轉身來,把這女娃也割了頭。見桌子上有酒有肉,羅區拿起酒鐘子,一飲而盡;連吃了三四鐘,便去死屍身上割下一片衣襟來,蘸著血,去白粉壁上,大寫下八字道:「殺人者,喝酒羅區也。」 頭也不回的提了個人頭就走,回家就近後院埋了。

這時突然一個念頭閃過......  小時候我曾經讀過一篇經文,叫做「父母恩重難報經」來的... 經文是這麼寫的:

佛告羅區:『汝今諦聽,我當為汝,分別解說:母胎懷子,凡經十月,甚為辛苦。在母胎時,第一月中,如草上珠,朝不保暮,晨聚將來,午消散去。母懷胎時,第二月中,恰如凝酥。母懷胎時,第三月中,猶如凝血。母懷胎時,第四月中,稍作人形。母懷胎時,第五月中,兒在母腹,生有五胞。何者為五?頭為一胞,兩肘兩膝,各為一胞,共成五胞。母懷胎時,第六月中,兒在母腹,六精齊開,何者為六?眼為一精,耳為二精,鼻為三精,口為四精,舌為五精,意為六精。母懷胎時,第七月中,兒在母腹,生成骨節,三百六十,及生毛乳,八萬四千。母懷胎時,第八月中,生出意智,以及九竅。母懷胎時,第九月中,兒在母腹,吸收食物,所出各質,桃梨蒜果,五穀精華。其母身中,生臟向下,熟臟向上,喻如地面,有山聳出,山有三名,一號須彌,二號業山,三號血山。此設喻山,一度崩來,化為一條,母血凝成胎兒食料。母懷胎時,第十月中,孩兒全體一一完成,方乃降生。若是決為孝順之子,擎拳合掌,安詳出生,不損傷母,母無所苦。倘兒決為五逆之子,破損母胎,扯母心肝,踏母跨骨,如千刀攪,又彷彿似萬刃攢心。如斯重苦,出生此兒。」

爾時,羅區及諸大眾、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侯羅伽、人非人等、天、龍、夜叉、乾闥婆、及諸小王,轉輪聖王,是諸大眾聞佛所言,身毛皆豎,悲泣哽咽,不能自裁,各發願言:我等從今盡未來際,寧碎此身猶如微塵,經百千劫,誓不違於如來聖教;寧以鐵鉤拔出其舌,長有由旬,鐵犁耕之,血流成河,經百千劫,誓不違於如來聖教;寧以百千刀輪,於自身中,自由出入,誓不違於如來聖教;寧以鐵網周匝纏身,經百千劫,誓不違於如來聖教;寧以剉碓斬碎其身百千萬段,皮肉筋骨悉皆零落,經百千劫,終不違於如來聖教。』

說也奇怪,這一念頭剛閃完,剛才被剁翻在地的人全都活過來了,就跟10分鐘前一樣,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那女娃說道:「不行,你不能買!」

我回頭看了那大媽,她不以為然,把我的啤酒抽掉,繼續幫我結帳...

我兩手一攤,頭也不回的就走出去了

當我傻子啊,其它的東西我還會跟你買嗎?以後會不會再進來?你幫我問問老天吧!

去~ 壞我喝酒雅興~~
 


討論區

 

之前的更新

EF ver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