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4.11) 我在 LA 監獄的日子

「人生有起有落在所難免....」這roach一邊小解一邊安慰自己...

 「該上路了!!」在廁所洗手台旁,這看得可緊的爪牙正在那一端對我么喝著...

又把我關回了審問間~ 看著身旁一群來自四海八方各個無耐的臉孔,我終於忍不住把這次帶來送客戶的綠豆糕打開了一盒,分給旁邊新認識的朋友們一些,自己也拿了一個開始啃著...

「很久沒吃綠豆糕了....」心中五味雜陳之際,直接進腦袋的就是八年前的香港機場蒙難事件,這次難道又要再食一次??

坐我左手邊的是兩位菲律賓朋友,他們告訴我,這是他們第二次進這審問間了 (冥冥之中我聽到了皮鞭打在牆上劈趴響亮的聲音)

坐我右手邊的是一位德國老弟,大學畢業後就環遊世界,七個月的旅程目前已經進行到第六個月了~ 他告訴我過去六個月他一個人去了--紐西蘭、澳州、斐濟、馬來西亞、泰國、英國,而這最後的一站美國,沒想到是如此的令人印象深刻... 他一臉的愁雲,是現場表情最深沈的一位...連吃個小小綠豆糕的心情都沒有,雖然他告訴我他肚子很餓...

他的銜機班機再半小時就要飛了,但是別忘了,這堛漲瑽鶗i是要自己先提出來再轉機的..

想想我過去一年來的通關密碼:

#1:商務旅行 --> 2個月的簽證
#2:我來旅行的 --> 3個月簽證
#3:我來旅行的 --> 6個月簽證
#4:我來旅行的 --> 6個月簽證

這一次:我來旅行的 --> 請跟我到禁閉室 -_-

想一想只能怪自己大意,我們公司的外派是很奇怪的而我也早就知道,話說是外派,但是是用B1/B2簽證,以出差的方式達到實質的外派.. 前一兩次也許還好,第了第三次,美國海關的人就會開始問,為什麼1~2個禮拜前你才回去,又馬上回來?而且每次都待滿整整三個月?

前幾次海關還會幫我想理由,問我是不是有朋友在這,是不是急著見女朋友?或者知道我雖然說 Travel,但是還是會問我有沒有工作,看一下我的名片... 但是這一次就沒這麼好運了,雖然我說是旅行,但是他問我帶多少錢?如果有工作的話,為何可以來三個月?如果是女友在這,她是否為美國公民?上面的問題我也答了一答,本以為可以大聲聽到:「你過關」三個字,但是很抱歉....這次是直接送進板凳公園 @_@

這件事,其實說起來是惠我良多,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原本我的主管希望我5~6月就調回台灣,但是上次我回去ㄠ了一下,最後決定外派期間延到8月底,到時後剛好回公司領今年的股票,看起來是最佳化的選擇方案,進可攻退可守的完整體勢

但是老天是很公平的,不是屬於你的,硬拿下來也是沒用,今天這個監獄一蹲,雖然這次還是拿到了三個月,但是那判官警告我,下次如果不是拿工作簽證進來的話,當場就叫我飛回台灣.....所以說,下次再進LA,不用說一定是再帶進這禁閉室審查,因為已經有紀錄了...

明天我看就跟主管報告,叫下一個交接的同事六月下旬就過來吧,交接完七月初我就和這國家說881是比較好的...

放棄是一種哲學

這個年代是變的時代,不像以前是穩定的時代
在這變化無常的時代,勤勞的相反詞不是懶惰,而是「不變」
盛滿水的杯子,不全部倒出來,是沒有辦法倒好酒進去的
 

這次回去老爸告訴我一個修練,當我可以把所有的人都看成沒有差異的時候,那就是修行成功的象徵了...

我知道剩下的三個月將會很精彩,因為今天LA監獄事件,一口氣把我那老神心態全都倒光~ roach!!!戰鬥吧!!!


討論區

 

(2007.4.10) 我說賢哥....

吃飯比賽終於在昨晚劃下了一個完美的句點,又是匆匆忙忙的一週,有些重要的朋友實在是來不及見面,今個兒我抱著一級戰犯忐忑不安的心...準備偷偷潛逃出境...

關於那個賢哥... 得好好交代一下....

這次回台北休假最後一場的吃飯比賽是在西門町一家叫做樂也的燒肉店展開...

連吃了這麼多天,發現吃來吃去的東西就那樣,已經想不到什麼想吃的東西了,於是我弟就挑了這家看起來還蠻大間的燒肉店一起試試~ 果然不出所料,燒肉店就是長這個樣,一客也要399,中午才在天外天吃過火鍋,也是一排的哈根達斯,我也搞不懂現在為什麼火鍋店或者燒肉店強調的不是他的肉或其它食材...反而是冰淇淋 -_-

我們坐了下來,開始點菜....雖然是吃到飽,但是你如果什麼都不點,是什麼東西都不會上的....這菜單看來也是千篇一遍,這世上能烤的東西也就這麼多,其實也怪不了這餐廳 @_@ 於是我們三個人先點了一堆,當作第一輪的宣戰~ 過了一會兒,這食材慢慢的上來了,但是我搞不懂是為什麼先給我們金針菜(一碗鋁薄紙包著的),接著上了甘貝,但我不明白為什麼只有 1 小粒.... 而草蝦,嗯,三尾....肉片,三片... 而我們點的包肉用的生菜,等我們把肉全都烤完吃光光才送上來,實在不知要說什麼好?

這當中服務生從頭到尾也沒來換過網子,只有一開始的時候,一位大伯過來幫我們「拆筷子」以及來問了兩次是否 ok 我弟是說很煩,嘴巴張大大吃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有人過來問你要不要上廁所那種感覺..... 而幫我們自動拆開那免洗竹筷,我弟則是給他們一個白眼...哈哈

另外我們的湯已經是加的滿滿,服務生還是很殷勤的跑過來問我們要不要加湯...實在太熱情了...@_@

接著我們加點了第4到第10條草蝦,但是很不幸的,送上的是第二盆以及第三盆的金針菇!「難道今年台北金針菇大豐收?」我不禁這樣問了一下自己..

不管如何,錢花了就得努力吃吧...

當我們把所有的東西吃光光,空盤子在我身旁已經堆的跟一座小山一樣的同時...

這時....救世主出現了

我的眼角餘光不小心瞄到,正在接近我們這桌的,不正是威震川中島合戰的甲斐?--信玄公嗎?

我再定神一看,沒錯!就是一開始硬要強行拆筷的那位大伯!

....

這大伯,果然是好眼力,應該是看到了我們成形已久的盤子小山...
於是他走了過來,跟我說了一句:「你能不能把堶悸瑤L子拿給我?」
很簡單的問句,但是很奇怪的心情

堶悸瑤L子已經疊了6~7個,活生生就是個小山,到底你是爸爸我是爸爸?

本來我只想用左手的小指稍微推一下,但是怕傷了信玄公的自尊心,我禮貌性的先拿了一個給他....接下來該怎麼做我想他很清楚了吧 -_-

武田軍團拿著盤子轍退之後,我看了我弟和他女友,表情很像剛被雷打到.... 果然這事件非同小可,可說是深深地震撼了山河及日月...... 在恢復內心的平靜之後,我弟說,剛才很想請那大伯坐下和我們一起吃燒肉.....當我們同在一起,其歡樂無比...

過了不久,進入了烤肉餐會的尾聲,突然出現了一位新角色,我看了他身上的名牌,這年輕人叫做「小峰哥」來的,他指著我們的烤肉盤,問我們還要不要吃?我弟看著那烤肉爐堙A唯一殘存的一公分見方,烤到爆爛的小章魚頭,反問他.....「你要不要吃?可以請你吃」

這場子就冷了,我連忙說道

「你別跟小峰哥開玩笑了~

場子溫度瞬間上昇了 5 ...好一些

這小峰哥就接著說了,今天我們這桌的服務生是他,但是不好意思他正在吃晚餐,所以整晚我們沒看到他...我順便問他那位大伯是他們主管嗎?他說這大伯是他們的領班,剛來沒多久,嚴格說來是他們的副頭目.....

嗯,果然好樣的

雖然他一邊收桌子,一邊說我們可以去拿冰淇淋和飲料回來慢慢坐,但是我們還是去櫃台結帳比較實在~

我們走到門口的櫃台,坐鎮的正是那信玄公...

這信玄公就一付死魚臉,客人要結帳也是一樣,拿了我弟的信用卡猛刷了5~6次還是搞不定,好像就是新來的...

真是一場災難晚餐...

走出門口時,我再猛然看了一下他身後的白板,寫滿了今晚店內服務員的名字...

第一行,鎮店第一把交椅...... 「賢哥」---- 也就是這信玄公!!

啊,我說賢哥

哩嘛幫幫忙..... 端盤子...


 

 

之前的更新

EF ver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