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4.9) 北風

翻開陳舊的往事,看見一身滄桑....

今天晚上舅舅們請吃飯,一開始六舅提議要喝威士忌......我和五舅的眉頭皺了很多下...

喝酒比賽?!!嗯,最好是不要...

十年前,外公生日的時候,也是在附近的餐廳吃飯,五舅拿了瓶50幾度的XO過來我們這桌.... 要比賽?我和弟弟,二話不多說,一人一杯滿滿300 CC XO,一口喝完... 為了打倒邪惡軸心,我連續三口喝完三杯 ....強者我舅舅也是英雄 --> 因為識時務... 他喝了一杯半,實在很難一口連續喝完... 於是他說:喝完還不算贏,得一口氣跑回家,那才算贏,於是我就馬上跑了300公尺回去.. 這回我舅可不得不認輸了~~

那天的時間再往後調了一小時,我就徹底地忘了這世界,倒地昏睡12小時,到了半夜3點才醒過來努力再吐一攤 @_@  (從此後我就戒酒了... 也許)

所以說,今天還是專心享用海鮮~ 不喝酒了~

吃著吃著,二舅突然提了一句,前一陣子銀行的人告訴他,我以前的女友得了憂鬱症..!!

六舅就坐我旁邊,當初他是介紹人... 我就接著問他....這個呢,還真巧,兩個月前他剛好在銀行碰到她,聽她聊了半小時 (自從我搞砸之後,過去六年我舅從來都沒碰見她,他是她們銀行客戶,但她老早調到別的分行了)

原來她已經離職沒工作兩年了,聽說是工作壓力太大得了憂鬱症,而和夫君買的房子因建商偷工減料而大傷腦筋,到現場拍照舉證,告上法庭長期抗戰,而當中建商曾找黑道來威脅他們....

她是個很認真的女孩,做事非常努力,在銀行也昇遷的很快,以前就已經做到襄理了,以她的個性,我完全沒法想像她會把工作辭掉!

我一直追問我舅還跟她聊了什麼??

她還好嗎?家媕藿畛晱i以嗎?看起來有比較老了嗎?小孩多大了?男的女的?需要幫忙嗎?

「關你屁事啊?!」我舅只回了我這麼一句...

嗯,這果真是關我個屁事....

roach 偷偷拭去眼角的淚....

那麼就.... 北風吧....


討論區

 

(2007.4.7) 過故人莊

羅區具雞黍,邀我至田家,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筵面場圃,飲茶話桑麻,待到仲夏日,返台話那長

今天中午兩位學妹到我家吃個家常便飯,想想時間也過得真快,和我這直屬學妹也已經認識14年了,她結婚已經好幾年,但還是有保持聯繫,緣份是件有意思的事~

她們坐到龍山寺捷運站,我走路去接她們,一路走到環河南路口的警局前面,無意間看到一位大伯站在我面前:

這大伯,年紀四十好幾,高約一米七餘,身著淡米平燙波羅衫,腰繫深褐短吻鱷魚皮帶,雙腿套上筆挺的毛呢西裝長褲,腳踏暗黑色荔枝紋假麂皮涼鞋

我往前一步,再仔細看了一眼

正面視角修正角度 0 度,無反光亮面,可視面完全確認.... 補光0格,自動白平衡,背光沒有...

那胯下兩腿當中,肥肥圓圓,12公分長短,肉肉呆呆,皮包骨骨包皮.....經專家研判... 這不是如廁完成,正準備收回法器的前 3 秒定格畫面嗎??那話兒這話兒...... !!!

走在身後的學妹倆第一次到我家.................萬華香腸戰記?


 

 

(2007.4.6) 打開心眼

這幾天走在台北的街頭,彷彿置身在另一個世界,原來真正的人生就是要有一些年輕貌美的女孩在身旁圍繞.... :D

在德州待久了,我已經忘了整路都可以看到滿滿都是人的感覺,也忘了女孩打扮起來該是什麼樣子,因為那堛漱k孩都是圓滾滾的,套個T恤、穿條牛仔褲~ 右手無名指必戴戒指。就個人觀點而言,因為日曬強烈、老化測試過激,所以差不多過了24歲的女孩都應該全推到熔爐媞盛憮城...

也許是北京+湖口+德州效應的加乘效果,這次走在台北街上,我猛然覺得這年頭的女孩更加重視化妝和裝扮了~ 然而我仔細的用心體會,其實除了真的是少數天生麗質或者天生就長得OOXX的,其餘 90% 的女孩打扮之後,看起來都差不了多少,你要說是漂亮也好,說是氣質也好........但是這個、那個、另一個,到底有什麼差別呢??

這個粉鋪的比較厚?臉化的比較白?

那個絲襪是黑色的而且比較緊繃,所以腿看起來比較細長?

而另一個,也許穿著更亮麗的短裙,但說穿了也不過是塊布~ 或者穿者所謂的名牌女鞋,但不就是踏在腳下的玩意? 另外還有一個歷史未解之謎 --- 每個女孩都得拿個包包,但永遠不知道堶掘邞漯F西到底出門用不用得到?

看來這年頭我的眼睛越來越不管用,還是靜靜地閉起眼,認真用心去感受吧~


 

 

(2007.4.4) 下雨

回到家第三天了,隨著年歲的增長,這幾天一到晚上8~9點就會全自動-不支倒地...昏睡不醒....  前兩天都在處理公事,配送補給品,今天開始總算是自己的日子了,但是看到這幾天的氣象預報... 上山下海合戰實行不可能...看來又得全改成中年發福老頭吃飯比賽了 -_-

 

話說回來的第二天我到公司上班,已經忘了到湖口的路怎麼走,早上7:00從台北出門,大約開到快10:00才到公司...果然子龍一身是膽 @_@

一到公司,經過門口的會客室,那會議室坐著一位正在填報到表的新同仁,疑?這不是我們部門一年前離職的同事嗎?如果各位看倌有印象的話,在EF前傳堙A某 R 針對此類的歷史傳記的評論只有一句:「別讓背叛你的人有第二次背叛你的機會!

大概是這堛獄漭D宅心仁厚,用人唯材,我不知道我這一輩子何時會修練到這般「無」的境界,或許這是我一輩子也提昇不了的一個心靈境界吧....

這讓我想起了一件封塵已久的往事,想當年在我堂哥公司麾下練功時,每天平均會被叫到他面前立正手貼好2~4小時,有一天也是照慣例把我叫過去唸了一堆,其中說了我一句:「你比扶不起的阿斗還糟,都已經把你抱著了你還是起不來!!」

「扶不起的阿斗?」

「扶不起的阿斗!」

「扶不起的阿斗。」

我嘆了一口氣就辭官回家屯田去了~  (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結局..)

在幾年前的一場大夢中,我夢到我又回去上班了,就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一大早進公司,雖然是再次回鍋,但是我裝得很好,似乎一切都很正常,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過了不久堂哥進公司,他用那以德報怨的表情跟我打了一聲招呼,好像是說不跟我多做計較,但是過了不久我滿身大汗從這夢中驚醒......

佈滿了死兆星的夢境,這個夢你還做得下去嗎??


 

 

之前的更新

EF ver2.0